大兴区西红门镇等单个地区性车改,在种种现实困难条件之下,恐已难以承载试点之重。因涉及当政者切身利益,也攸关行政效率和财政谋划,公车

2009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项旨在限制轻型商用车二氧化碳排放的法案草案。该草案规定,从2014年起,所有轻型商用车新车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

世博已闭幕,轨交段既有安检模式究竟何时会告一段落?记者昨天从权威部门获悉,世博会结束后,轨交车站的安检工作按照既有模式运作,维持至

北京市规划委负责人最近表示,北京正在总体研究如何改善交通问题,其中也包括备受关注的机动车数量迅速增长等问题,在控制机动车的数量方面

大兴区西红门镇等单个地区性车改,在种种现实困难条件之下,恐已难以承载试点之重。因涉及当政者切身利益,也攸关行政效率和财政谋划,公车改革需自上而下强力推动,渐成各方共识。

2009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项旨在限制轻型商用车二氧化碳排放的法案草案。该草案规定,从2014年起,所有轻型商用车新车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应达到175克/公里的标准。这项新的法案草案仅仅针对满载时重量不超过3.5吨或空载时重量不低于2.61吨的N1类轻型货车。

世博已闭幕,轨交段既有安检模式究竟何时会告一段落?记者昨天从权威部门获悉,世博会结束后,轨交车站的安检工作按照既有模式运作,维持至2010年12月31日。根据市委市政府相关要求,自2011年起,轨交车站将展开常态化安检。

北京市规划委负责人最近表示,北京正在总体研究如何改善交通问题,其中也包括备受关注的机动车数量迅速增长等问题,在控制机动车的数量方面“肯定会有措施”

记者近日获悉,国家发改委正抓紧启动中央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相关工作,积极开展调查研究,促进此项工作加快推进。

  在排放标准的实施日期上,欧盟委员会并没有一刀切,而是采用了逐步达标的方案,即在2014年,汽车制造商生产的75%的新车应满足法规设定的限值要求;2015年要求80%的新车满足标准要求;从2016年起,全部新车都应当满足175克/公里的标准;到2020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限值135克/公里的长期目标。

据上海轨交运营管理中心介绍,近期上海轨交客流转换至世博前的常态化运营状况,全线拥挤度较世博会期间有所下降,但运力没有缩水,投入车辆较为充分,同时车站的安全检查仍然按照既有模式进行。

北京市首提“控制数量”

政协提案建言车改破局

  在2018年之前,如果汽车制造商所产车辆的总体二氧化碳排放量超过限值,则需要为每辆车交付一定数额的罚金。罚金采用逐级递增的方式征收,超出限值不足1克/公里的,需要缴纳5欧元;超出1~2克/公里的部分,需要缴纳15欧元;超出2~3克/公里的部分,需要缴纳25欧元;以后每增加1克/公里,就需要缴纳120欧元的罚金。而在2019年之后,只要超出了限值,就需要按照每1克/公里交120欧元的标准缴纳罚金。为了做到奖罚分明,超低排放的车辆(低于50克/公里)将得到额外奖励,奖励方式为增加统计时的车辆数目,如在2014年,1辆超低排放的车辆将会被统计成2.5辆,在2015年统计成1.5辆,从2016年开始只能统计成1辆。

昨天上午11点,在3、4号线与2号线换乘的中山公园站,进站客流很少。“请问轨交安全检查何时取消?”记者问,“近期肯定不会取消了,会延续下去。”对方回答。 安检员告诉记者,小包并不是逢包必查的,世博后安检方式仍是“逢疑必查”及“大包必查、小包抽查”。

这是北京市官员首次公开如此表态。此前,“限车令”也曾被多次提及,但总是很快就有官员辟谣。闹得最凶的一次是2008年底,当时奥运刚结束,交通已不乐观,是继续限行抑或限制购买,一时引起热议,有媒体称“北京可能限制小汽车总量”,但该市发改委迅速澄清。

在今年3月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针对公车改革遭遇的难题,民革中央提交了《如何破解公车改革之困局》的提案。

2号线南京东路站昨天下午4点进站客流明显增多,乘客大多自觉将包放入安检通道接受检查,有的乘客没有放包安检,将包递到安检员前面,接受手持式检测仪器的检查。记者观察了15分钟,发现进入南京东路站的大部分带包乘客都习惯了安检。记者获悉,世博期间,上海轨交查到大量易燃易爆违禁品,其中各种烟花鞭炮3万余响、香蕉水、溶剂油、汽油、煤油、酒精等各类易燃液体等共计400余公升,油漆、硅胶、压缩气罐等易燃易爆物品3.7万余件,各类管制刀具1400余把。

“不限制拥有,但引导合理使用”,是这两年北京市官方的主流表态。

记者从民革中央了解到,提案提出了“建立刚性财政预算约束的公车管理体系”、“电子监控公务用车”、“公务用车社会化和公车保养社会公开招标”、“强化政策执行和监督环节”四大措施,建议严格控制公车购置数量,限制购置公车的金额、型号或马力,对公车行驶里程、油耗、维修保养费用等项目实行“软监管”,对未经授权私用公车的行为进行严惩等。

“世博后仍继续对车站内快递物品加强安检和查处力度。此外,管理部门将强化安检、评选轨交安检明星,提升轨交安检服务水准。”安检部门负责人表示。

不过,今年以来,首都成“首堵”举国关注。上月17日,北京市区晚高峰拥堵路段超过140条。道路的增建、管理的挖潜,乃至整个中心城区的交通容量是否赶得上机动车的增速,再度成为各界争论的焦点。

提案详细描述了民革中央认为的公车改革优化方案。具体来看,主要涉及以下四个方面。

(钟晖)

成都拟限每天241辆

一是控制公车总量和配备,厅局级以下官员全部取消专车,只有公务用车。保留公务用车的数量,按照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常住人口核定,由人大批准控制。

无独有偶,上周,江苏省也传出“限制私家车过快发展”的消息。10月27日,江苏省领导指出,城市机动车的增长速度总会超过道路的增长速度,因此要完善调控政策,实行“区域差别化”的小客车发展政策。该省住建厅负责人则透露,研究出台限制私家车过快发展、增加私家车在城市的出行成本等措施。